登录享有权益
积分兑换现金
下载视频源片
工具免费使用
邀请认证

你尚未认证为创作人或影视公司,认证即可享有:

《我的姐姐》中,你未捕捉到的细节

7天前发布

幕后 | 行业资讯


电影《我的姐姐》在清明小长假上映三天后,票房已经突破了四亿元人民币。是导演殷若昕和编剧游晓颖合作的第一部电影,二人在中央戏剧学院也是同寝室的室友。影片的剧本延续了游晓颖在前作《相爱相亲》中的家庭剧模式,游晓颖也曾经凭《相爱相亲》拿到了第3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佳编剧奖。不同于上一部作品试图串联城市到农村一家三代人的代际沟通问题。在《我的姐姐》中,片子主要聚焦在姐弟两人,并且长辈也主要是姑妈和舅舅,全片也都发生在位于四川的一座城市中,离我们的生活很近,没有了猎奇感和无力感。但是《我的姐姐》里戏剧冲突的设计感和雕琢感过于明显。全片为主人公们设置了多重困境,但是到了最后,一个问题都没有解决。



套 娃

家庭到底是避风港还是一座牢笼?就像电影里的俄罗斯套娃一样,能把所有的娃娃都装一起,也能让它们分别立在外面,这是一个家庭的隐喻。家既可以把一家人束缚在一起,也可以让每个成员各自安好。安然作为一个女孩,小时候除了被父母轻视之外,她在姑妈家住的时候,自述被表哥当沙包、被姑父偷看洗澡。在影片中,这句话只是轻描淡写地从安然嘴里说出来的,甚至还有一点开玩笑的口吻,好像就是平平无奇的一件事一样。但如果仔细想想,就让人脊背发凉——这是对中国式家庭伦理的破坏,这场医院里的对话戏也让之前坚决要安然抚养弟弟的姑妈动摇了,她没想到卧病在床的老公做过如此下流龌龊的事情,于是她的信念崩溃了,她对家庭的观念也从此发生了改变。


姑父与姑姑


所以之后姑妈拿出了她在莫斯科红场边上买的俄罗斯套娃,对着它们眼含泪光地念着俄语单词,这是对她青春时代的哀悼,也是对“姐姐”这一称呼的重新定义。饰演姑妈的朱媛媛贡献了全片最佳演技时刻,一处是在咖啡厅用嘴抿咖啡杯,第二处就是对着俄罗斯套娃说着俄语单词,那是对自己青春未竟梦想的哀悼。因为对手戏演员的强大,使得张子枫在这段戏里面演技得到了进一步释放,她一边哭一边大口往嘴里塞西瓜,像极了《天下无贼》里面刘若英吃烤鸭,和《鬼魅浮生》里鲁妮·玛拉吃派,看了这个片之后的人再看到西瓜也会有别样的情感了。



摇滚乐


电影中的一些小设计也能看出创作者的趣味,她们都是摇滚乐爱好者:比如安然穿的T恤的logo是平克弗洛伊德乐队著名专辑《月之暗面》封面的三棱镜,也在隐喻纠结把弟弟送走与否的安然在月光和月影中无穷无尽的挣扎。而对于国摇,创作者也给了彩蛋,安然笔记本上很显眼贴着万能青年旅店首张专辑的贴纸,片尾曲邀请王源翻唱了张楚的名作《姐姐》。虽然歌词改得更和谐了,但是老乐迷在电影院听到这首曲子还是很激动。编剧游晓颖在前作《相爱相亲》的结尾部分,也让田壮壮高歌了一曲崔健的《花房姑娘》,某种程度上,这也是创作脉络上的承继。



踢皮球

《踢皮球》是电影的原名,这个名字除了指出电影里的弟弟喜欢踢足球之外,还把弟弟比喻成了足球,他在姐姐、亲戚还有寄养家庭中被踢来踢去,他一直是被动的,但是最后他却突然“觉醒”,主动“献身”给寄养家庭,成全了姐姐。所以说在弟弟选择了那个寄养家庭的时候,安然其实没有做出任何选择,她的态度还是模棱两可的。直到最后的最后,安然在签字前的一瞬间,才拉起弟弟跑出了寄养家庭。有网友还打趣地评论道“看到安然带着弟弟跑出领养家庭的时候,忘了把银行卡带上,这个事儿让我很挂心。”


其实观众看到这里也都明白,就算是姐弟两人逃出生天,身后还得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所以单看这一场逃跑的戏份,其实是有点超现实的。很多观众还在电影院等着结尾字幕跑完,安然仍然拿着笔坐在沙发上看着独自踢球的弟弟,犹豫着要不要在协议书上签字,刚才只不过是一场脑中的想象而已。



《我的姐姐》其实有很多不足之处。全片剧本的设计感很重,巧合很多,比如姐姐和亲生弟弟不熟、父母恰好在开头遭遇事故双双去世、姑妈的家里恰好有重病的姑父要照顾、舅舅肯定也指望不上、男朋友也是很“听妈妈的话”,为人处事优柔寡断、姐姐正好要离开四川去北京。而最狗血的巧合是和安然父母发生车祸的卡车司机就是弟弟就读幼儿园的同学的父亲,而弟弟的寄养家庭,最后也是他介绍的。在剧本的重重设计中,编剧发挥的余地越来越小,剧情只能在框好的小世界里面打转,导致剧情每一步走得都四平八稳、没有惊喜,观众很容易就猜到下一步的走向。


前几天李玉导演在1996年为央视的《东方时空》拍摄的纪录短片《姐姐》乘着《我的姐姐》这部电影的东风火了一把。片中的姐姐和弟弟是双胞胎,本来都是同时出生,但是父母想着姐姐能照顾弟弟,就让女方当了姐姐。这样的选择在今天看来透着很重的男女不平等的观念,强行赋予了女性照顾的责任。纪录片也比剧情片更锋利,片中一家人的和解都是暂时的,甚至是带有欺骗、哄骗性质的。母亲对儿子疼爱有加,对女儿不理不睬甚至嫌弃,这和《我的姐姐》里重男轻女的情节如出一辙,家长都以为小孩子好糊弄,其实孩子什么都懂。


李玉的《姐姐》


最近这段时间国内银幕上关于女性的电影越来越多,春节档的《你好,李焕英》票房已经突破54亿,贾玲也成为了全球票房最高的女导演。这虽然是个漂亮的成绩单,但是《李焕英》却不能给现实带来更多的思考与讨论。所以尽管《我的姐姐》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留下很多没有解决的问题,但是在当下的中国大银幕上能看到提出问题的电影,也是一件令人快慰的事情。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文/X圣治来源/导演帮(ID:daoyanbangwx)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awzuG5tMDG455GwFjUQNEA

内容由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附以原文链接

https://www.6pian.cn/news/9191.html

表情

添加图片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影视行业一手快讯、观察整合,给你新鲜好看。
推荐文章 更多+
拍片计算器-拍片估价

关注我们

牛片网微信公众号
牛片网官方QQ群

关注牛片网,扫一扫二维码

加入牛片网官方群,了解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