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享有权益
积分兑换现金
下载视频源片
工具免费使用
邀请认证

你尚未认证为创作人或影视公司,认证即可享有:

每一位青年影人都要看的创投指南

2021-01-14 10:16发布

幕后 | 行业资讯



“带一个故事来,换一部电影走。”

过去十年来,成功从北京国际电影节电影市场创投单元走出的项目,有低成本文艺向的,例如《日光之下》《春江水暖》《平原上的夏洛克》《郊区的鸟》《七十七天》《喊·山》;有商业类型向的《我的特工爷爷》《南极之恋》《宅女侦探桂香》,也有动画长片《一只叫薛定谔的猫》(制作中)等电影作品。


“我们不定义类型,只为寻找具有华语特质的新导演、青年导演。对于文艺片和类型片,我们都是平等的。”作为北影节电影市场策展人的陈彩云,见证了这些耳熟能详的电影作品,从诞生初期的简陋模样,蜕变为成熟作品的整个过程。“其实我们北影节创投的门槛在岗位上是宽泛的,只要是有一个编剧,有一个非常好的能打动人的剧本你就可以参加,但剧本的质量是摆在第一位的。”

扎实的剧本,是进入创投的第一步,随后还要经历初审、复审、终审(项目路演)等环节的层层筛选和考验,这对创作者来说如同升级打怪,一步一步地进阶,最终将项目最优的状态呈现给市场检视。

陈彩云强调在这个过程中的心态问题,尤其是对于已经进入到终审环节的创作者们,做好充分的准备是根本,要在有限的路演时间内完全展示项目,同时还要很真实地表达自己,要对自己的项目有正确的认识和判断。“你这个项目是什么状态,你就老老实实的讲给评委和听众听。”

然而,创投的获奖或者入围,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成功,有些项目后续能成功进入市场,有的则半路夭折。“我接触过太多失败的案例,有的是出在导演身上,有的是出在制片人身上。”“现在许多项目中,制片体系的缺位是一个很大问题。我建议青年导演在最初选择制片人或监制的时候一定要慎重考虑。”“我们最缺优秀的制片人,如果想做这个行业,投身这个行业就要经历一段漫长而孤独的过程。但是一旦你经历完这个过程,或许就是你能等到春天花开。”


在第十一届北影节项目创投作品报名阶段,我们在2020HiShorts厦门短片周采访到了以评委身份出席短片周的陈彩云,作为此次短片周创投版块动画单元评审,以及「未来制片人」计划大师班讲座嘉宾,她向我们分享了自己多年来对创投市场发展的观察、关于青年影人创作现状的分析,以及详细地介绍了北影节创投单元幕后故事。

好剧本是入围的根本

记者:咱们北影节,比如说在创投选征收作品的时候,会不会有针对性地对某些特定类型的片子去征集?

陈彩云:没有,因为有时候也很难,每一年经常会听到说今年收到的项目可能某一类的偏多。有时候年轻创作者也会观察,比如市场的风向标是什么,最近哪些题材会比较火会比较缺,他们会去做趋势的题材和内容。

我们不是有slogan 嘛,“带一个故事来,换一部电影走”。对于文艺片和类型片,我们都是平等的,你只要故事好,能做出来就可以,所以我们叫不定义类型,只为寻找具有华语特质的新导演、青年导演。细致地说,从类型上讲我们只是说可能比较关注稀缺的,比如说动画片、科幻题材都是比较难得的,市场上非常难,所以就会多关注一下。另外,风格、特色是非常重要的。

其实我们对于门槛在岗位的这个方面是宽泛的,比如说你只是编剧也是可以的,因为有的电影节展创投是要求完整团队,你必须有导演有制片人等,那么我们北影节只要是有一个编剧,有一个非常好的能打动人的剧本就可以了。当然90%都是导演兼编剧,有的是以团队形态出现,有的是单打独斗的。有没有制片人也不重要,你来就是为了找你的投资方或出品方,你将来可能在这个平台上能找到合适的制片人。

记者:您说所征集到的作品,它的类型跟范围大概是根据市场的这种规律,例如今年咱们在这种疫情情况下,会不会有一些关于疫情的思考的这种?

陈彩云:有疫情的投稿,这个可能就是一个当下的发声,马上就有人去写疫情方面,但是没有入围,不是因为是疫情选材,而是因为写的不好。我们的判断不在乎你什么题材什么类型什么故事,就你的剧本首先能不能过初审这一关,因为初审只看剧本,不看团队背景,如果你连剧本都没认真写好的话,很难有后续。

等到第二轮复审的时候,因为可以见团队,这就变成团队加剧本两方面的分数综合考虑,可能判断更客观一些。能进入复审的剧本的水平就不会像初选参差不齐,它已经在一个基本分上了,然后我们再看团队的陈述和表达。

2020年北影节项目创投终审评委陈国富

记者:您刚才说很多首先只有一个编剧,如果说入选以后创投中了以后,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发展呢?会说要帮编剧去搭建一个团队吗?

陈彩云:如果剧本能到终审路演的话,都是大家投票出来的优秀项目。一般我会跟他沟通,想不想做导演。我碰到过的,几年前有位编剧表示来这就是找导演、制片人或者投资方,我就是一位编剧。那我希望你能大胆地跟大家讲,越坦诚越好,不用勉强自己,因为你没有任何关于做导演的准备。最后这个项目也拿奖了,被台下一个特别喜欢这个剧本的导演买走了。

因为对于编剧来说,他没有任何欲望去做导演,他没这个能力,也不想做,其他人把这个作品买走了。这个项目到了导演手上,到了一个还不错的制片公司手上。我觉得它或许将来开发出来的可能性更大,对于辛辛苦苦创作剧本的编剧来说,也收到了版权费,他来创投,既拿了奖和奖金,那挺好的,这就等于他通过平台要达成一个交易。

路演过程中,真实和真诚很重要


记者:在创投过程中,路演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现在其他的创投会在开始之前有一个创投路演这样一个培训,然后教你该在创投路演上怎么去讲。您觉得在路演中应该要传达给观众或者传达给投资方或者是导演他们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核心是什么?或者说您看到这么多年他们在路演过程中一些比较失败的或者是存在的问题?

陈彩云:我觉得真实和真诚都挺重要的。比如说等到终审路演名单发布的时候,我觉得有些项目方的心态会发生改变,因为这时候就很想赢了。最难这关是复审,我们要刷下去挺多的,一年只有16个项目能最终路演,10个是剧本,6个还是制作中项目。

所以这个时候,我每次给他们说,应该很平和,因为已经被人看到,下面坐了三四百资方,被媒体关注到,被终审评委关注到,就已经很成功了。但因为奖项就那么多,我们专业奖项16里面只有6个(对于制作中项目6选2 ,剧本项目是10选4),其他4到5个是合作奖项。奖项稀缺,它竞争性比较强,大家都很想要的。

第十届北影节项目创投“特别大奖”作品《漫游在蓝色草原》,并获5万元现金大奖


那么这个时候我觉得准备充分是基本前提,一个是在要求时间内要把项目讲完,同时你要很真实地表达你自己,你这个项目是什么状态,你就老老实实地讲给评委和下面的听众听。

第二个就是有策略地锦上添花,这里边的加分项在我看来,如果你影片概念片有了,测试片有了,肯定是加分的。但它也是个双刃剑,就是你要正确认识它是否足够好。我们去年有个项目就是这样,实际上它出来的影像质量可能没有剧本传达或者PPT传达地那么好,那这未必是一个加分项,这时候就需要你团队制片人来判断。

当然在培训阶段我们会和培训导师一起帮他把路演的PPT全部梳理一遍,基本上在培训阶段没有不改的,全部要改。比如他的重点不对,这个时候并不是说让你去粉饰自己,但你最起码要把所有的项目亮点和重点全部提炼出来,我们是帮助他来提炼的,让第一步就站稳。那他更近一步的话,是需要在很短的路演时间内,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大家。所以我觉得真实很重要。

另外一个是态度的真诚。我想看到的是,比如你是编剧或导演来,你就照实说,你需要什么,需要制片人?导演?出品方?如果你已经有团队了,那你就是来找资金,你就得把预算报的相对比较真实合适,是五百万还是一千万?因为你完整剧本已经出了,预算是可以出来的,对吧?就算是说你不会算,这个上限也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你能够到谁,那你就把下限给大家说好就好了。有的创作者上来咣当一个文艺片放到2000万,其实当时脑子是蒙掉的。

但是在北影节,关于预算这方面基本上不会出问题,因为已经在培训阶段调整了。有的他们要的少,我们给他调高到比较合情合理的预算,有的要太高就得给他往下调,所以在预算这个层面,并且创投到最后一轮终审时候,不会特别的去记这个,只是说你用这些预算你能拍成什么样的一个状态,这个是终审评委跟你的一个比较强烈地沟通,这就是在说项目的实现性,还有它的可执行性,这是终审评委比较看重的。

记者:像咱们北影节的创投,它具体介入到一个项目会有多深?

陈彩云:其实作为创作平台来说,我们这个流程其实大概分了好多块,从现在的征集阶段,去年12月21日开始征集,到今年3月1号报名截止,征集结束后就是初审,复审、培训,然后终审路演。

终审路演之后,我们还会送部分创作者去国外培训。另外我们有国际推广,这部分当然还有相应的赞助给到他们,有现金向的,也有制作向的。比如说前期拍摄、后期调色,包括预告片、声音制作等等,我们都会把它加进来。还有特效部分、概念设计,围绕着整个创作者所需要的,我们会搭建一个制作体系,非现金类的、服务类的,全部是能支持影片很好走下去的支持。

还有一部分现金类也就是作为奖金支持到的,那么到此,电影节在本届这些就结束了。关于国外推广,我们一般安排去一个美国好莱坞的培训,还有一个亚太影展所设置的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的培训,但今年因为疫情都停了。这个名额我们会留存,把它滚存到明年或者后年来实现这个事情。

第八届北影节项目创投“优秀创投项目”作品《日光之下》(导演梁鸣)

后续,等到创作者们有成片回到北京电影节来参展,可以参加新人单元,如果特别好能被选入竞赛单元那更幸运。除了参展,我们还会在红毯、论坛展映以及其他版块对他们进行不断地曝光。

从我们创投体系出来的作品,组委会都会很重视的。当然我们最终其实推出的还是这个体系培养的导演,更多针对的是个体,还会在项目进行过程中一直有追踪。我们不太去考虑项目背后的制片公司。

有些很好的项目

为什么后期没有做出来?

记者:说到这个问题,其实您之前在论坛上讲过,很好的项目后边有一些没有发展出来,您应该是接触蛮多,您觉得大概会有哪些原因会造成这种东西没有出来?

陈彩云:一个常见的,比如导演和后续的投资方沟通的问题。创投会上很热的一个项目,最后却没有出来,有的时候是导演的目标企图和资方达不成一致,资方接手后,会对项目可能有比较大的一个改变,面对变化方向上导演自己不愿意,那就很难往下继续走。

第二个常见的,和导演当时一起参加创投会的制片人,可能没有办法帮助导演走得更远,这就是制片体系的缺乏。因为大部分青年导演的制片人是经验不成熟,他们大多是同学或者关系好的朋友一起做的,很多作品的立项也是在制片人的公司。

其实我们经常开玩笑说,有时候成与败是在制片人身上。比如当大的制片公司接手以后,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强势的态度出来,这时候往往代表导演一方的制片人就比较受挫。一旦有问题发生在导演方制片人和大制片公司其中时,导演的处境会变得很尴尬,项目从原始制片公司转不出来,后续资方没法接手,项目是悬停的状态。

这种情况其实在每一届都有发生。因此我建议,青年创作者在初期搭建团队的时候,需要考虑目标一致的问题。因为当你通过创投平台被认识后,能很快接触到很多出品方或者投资方,五花八门的,有些是真诚来和你谈的,有些可能就是想先认识你和你建立关系,目的和需求都是不一样的。

作为导演一定要有定力,你想要怎么样做你的项目?如果你想自己独立完成,而且还是处女作,重要的还是引进资方的问题,以及他能接纳你到多少。随着项目推进,后续可能会有在剧本走向上很大的变化等事情,年轻创作者是会感觉到受挫的。那如何尽量减少这种感觉,这就需要一个强大的制片人去匹配下。

所以有的问题出在导演身上,有的问题是出在制片人身上。

记者:您刚提到的新人导演进入到创投后,他获得了巨大的荣誉,然后有很多人来找他。他在这个过程中,自身的能力可能也没有匹配到那么高,可能制片团队又给他安排了很大的一个盘,比如说很好的监制。在这种情况下,您觉得新人导演他应该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或者心态去面对这些?是不是要相信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做下去?

陈彩云:这里面,我首先要说的是关于新人导演能力的问题。我的建议,等待是最大的浪费,你要不断完善锻炼自己。拍长片之前,那你可以拍短片,短片说实话现在技术门槛很低,你想表达自己随时都可以。这也是我来HiShorts!的原因,在这里我能发现人才,前年我就在这里带走两个项目。

我们在选择项目的时候,看作品其实也看人。所以你要对自己有准备,基本上没有准备的,在复审阶段就进不来了。以前有一个导演来,他的剧本我们都很喜欢,但最后没有让他进终审。因为跟他见面聊过后,发现他的制作和执行能力经验比较少。那这时候旁边正好有一个项目,剧本是同层次的,结果人家之前有过很好的短片能力,或者是其他电影的执行导演或者说副导演经验,那这就是加分项。

那你有了基础经验,在这基础上,如何能够很好地完成作品。这个时候需要两方面,第一,你需要一个成熟一些的制作团队,有长片经验的团队(可能你会被欺负,但是别怕)。不能说你找个同学来拍,都是生瓜蛋子可能场面很容易会失控。另外还可以选择一位合适的监制,这也是一种方式,取决于预算,但也要审慎客观的选择合适的监制,真正能花心血去带新人的监制,而不仅仅是挂名的。

所以制片系统的建立,制片人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我举个例子,30岁的导演,26岁制片人,你觉得这个系统能成功吗?比较难,这是经验的问题,年轻的制片人他会很努力,但是现场出现问题不是努力就能解决的。制片人要有对这个戏的判断走向,比如说预算不能超期,时间不能超期。但是拍摄过程中总会出现一些意外,这时候就是制片人的灵活机变去帮导演实现解决问题的,需要让导演精力集中在创作上。

第七届北影节项目创投“最佳原创剧本奖”获奖作品
《不可杀戮》( 现更名为《追凶十九年》)导演徐翔云

记者:那作为一个新人导演来说,如果性格不是特别外向的,那他跟主创怎么合作?他跟演员怎么合作?

陈彩云:所以对新人导演我不是特别建议去找大演员,hold不住。当然很多人会提到《我不是药神》,我说你们都不要老想着比,你们跟文牧野不是一回事。文牧野是很难得出一个的,因为有宁浩、徐峥那么大的卡司去帮他,徐峥还有监制身份,那他一定会特别体谅新人导演。

那普通创作者,一般是没这样的机会的。所以需要从实际出发,现实起来。有时候预期降下来不是说你对质量的预期降下来,而是对你整个操作的预期一定要降下来,对吧?如果路演一上来演员参考都是一线的,你想过如果真把这些演员放到你面前,你就未必能驾驭得了他。这种现象还是蛮多的。

动画电影的选择标准


记者:您选取动画作品的时候主要考虑哪些方面因素。

陈彩云:在我过去的经验当中,其实没有碰到过此次类似 HiShorts这种动画短片创投作品,所遇见的都是长片。我特别希望在创投阶段,主创是带着人物的概念设计过来,这样就比较直观地能看到他的美术能力,我觉得对于动画单元来说这个很重要。

2019年第九届北影节项目创投“特别大奖”,我们是给到了一部动画长片《一只叫薛定谔的猫》。这个项目当时做得非常的完整,它呈现了所有故事板,以及已经制作了2分钟的动画测试样片,所以整个阐述过程完全是由故事板来完成的,这很好地让评委看到主创的审美和创作能力。

项目《一只叫薛定谔的猫》获奖现场

动画很重要,要说选取标准的话,作为我个人来说,一是人物形象,二是故事。因为它和真人电影不一样,你可以有想象空间。当你看到一个剧本以后,可能男一有3到4个演员备选。但是动画片的话,依靠的是虚拟的角色,它的故事其实要更加吸引人,比如说我们真人电影可能靠表演、靠明星的影响,可能还会吸引到更多眼球,但是动画就不行。

动画中人物的character 特别重要,他的形象、性格的一些设置,我觉得是动画成功特别重要的要素。比如《哪咤》那个形象刚出来的时候,就好多人说我喜欢,但也有很多人不喜欢,会觉得怎么长得跟小恶魔一样。但它其实是颠覆掉了人们印象中传统的那个哪吒形象,你会突然发现这个哪吒长了两个黑眼圈,还长着暴牙,这种卡通漫画化它跟现在青年人审美是有一定趋同性的。另外还有他的性格设置,我觉得是能引起更多观众的共鸣。


记者:其实就您刚才说的,对动画导演的要求更高,因为动画跟一般电影的制作流程是不太一样,所以说您还是比较强调动画导演在动画方面的,比如说原画或者说分镜方面的基本能力对吗?

陈彩云:是的,这个挺重要的。动画必须要实操,我觉得这个蛮重要的。比如这次影展中的动画单元,其实能让大家看到年轻人们的能力和潜力,成片不管是多长时间的,好不好是能直观感受到的。

前两天的动画论坛我正好跟梁璇导演一起做嘉宾,他的《大鱼海棠》最早是部动画短片,传播度非常高,实际上这是一个很好地跟观众之间测试的过程,也让大家看到了发展的可能。当然这是非常早期的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比如创投这样的曝光平台,供创作者去比赛然后被大家看到,那么他用了互联网的方式来获得关注。但他如果只有故事,我觉得这个东西就很难后续发展起来。其实动画短片对于动画导演的长片作品特别重要,包括饺子的《打,打个大西瓜》,也在当年拿了金鹏奖的最佳奖。

从动画短片开始发掘有潜力的导演

记者:平时很少有看到把动画专门列到电影节展里面,其实现在动画电影也是我们的一个趋势,感觉它是到一个风口,从这个市场上您是怎么看动画电影到目前为止的发展?

陈彩云:动画电影所占票房的体量,如果是在成熟的北美市场,它差不多有15%左右。但我们国内目前还达不到,《哪吒》大热那一年是11%,所以现在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它是在各个方面跟真人电影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等于说在整个电影节展当中是另外一个课题。目前很难在综合类的电影节展当中专门做出一个动画长片的单元,因为说实话每年长片动画诞生的数量是有限的。

那怎样发掘有潜力的导演,动画短片是一个很好入手的途径。这个也就是我特别愿意来HiShorts!的原因,因为HiShorts!的动画非常强。就像真人电影导演一样,他们也经历了比如说广告或者短片的锻炼,然后再慢慢走到长片。短片是个试金石,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是认识的一些动画导演,也会选自己作品去参加专门的动画类的节展,被更多动画圈的人看到,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我们在今年的制作中项目也有一个动画电影进来,也拿了我们的奖(北影节项目创投),现在可能还需要1~2年的开发,周期特别长。但它现在能给到我们的物料就已经很丰富了,包括所有的原型全部做完、形象全部做完。他们还开了抖音号,当时参赛的时候已有500万关注,现在大概是接近700万了。这个团队他会做一些这种衍生去测试市场,这个动作很有效果。这些都是整个长片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在整个创作当中,我不能去忽略它。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文/良箴 来源/导演帮(ID:daoyanbangwx)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8gULVanxssW2J3tAKD-aEA


内容由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附以原文链接

https://open.6pian.cn/news/8628.html

表情

添加图片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分享编剧、导演干货、行业热点。
推荐文章 更多+
拍片计算器-拍片估价

关注我们

牛片网微信公众号
牛片网官方QQ群

关注牛片网,扫一扫二维码

加入牛片网官方群,了解行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