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享有权益
积分兑换现金
下载视频源片
工具免费使用
邀请认证

你尚未认证为创作人或影视公司,认证即可享有:

专访摄影师弗拉基米尔:现代黑白胶片电影之美

7天前发布

幕后 | 拍摄技巧



电影摄影师弗拉基米尔·斯穆特尼(VLADIMIR SMUTNY)在导演瓦茨拉夫·马尔豪尔(VACLAV MARHOUL)的影片《被涂污的鸟》中拍摄的精美黑白影像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它可以说是这位经验丰富的捷克电影摄影师迄今为止最具个人风格的作品。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被涂污的鸟》改编自波兰作家杰西·科辛斯基(Jerzy Kosinski)的同名小说处女作,这是一部极有争议的小说。讲述了一个无名男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从一个无名的东欧村庄游荡到另一个村庄的故事。故事从社会、历史等不同角度,反思与理解边缘人物的荒诞行为。在2019年威尼斯电影节上,该片进行了全球首映并参与了金狮奖的角逐,最终败给了《小丑》。但不可否认该片是一部优秀的影片,豆瓣上也给出了8.1的高分。



这是一部表现手法非常大胆的影片。开始不到两分钟,就出现了一个无助的动物被点燃,在地上尖叫着燃烧的场景。在随后的两个半小时中,发生的事情更是对灵魂和感官的痛苦考验,是对人性黑暗面的一次地狱般的冒险。然而,这部电影怪异且优雅的视觉效果,加上以将近世界末日观察世界的讽刺手法,使观众坐立不安,不由自主的带一种混杂着厌恶和敬畏的恐惧去观看。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被涂污的鸟》是一部以人类无法忍受的非人性来面对人类的作品。要知道,把它搬上银幕耗费了十多年的时间。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摄影师弗拉基米尔说到:“导演瓦茨拉夫在2007年就告诉我想改编科辛斯基这本书的想法。直到2017年我们才开始拍摄,2018年夏天结束,总共一百天。剧组到过斯洛伐克,波兰,捷克和乌克兰,包括斯瓦洛维奇(Svalovychi),那里自二战以来时间就停滞不前了。”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我们的参考的影片是塔尔科夫斯基的《伊凡的童年》和《安德烈·鲁布廖夫》,伊莱姆·克利莫夫的《自己去看》,法兰提塞·维拉席的《乱世英豪》,杨·涅梅茨的《夜之钻》,以及还有二战期间的一些黑白照片。”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 图片:Jan Dobrovsky

摄影师弗拉基米尔与导演瓦茨拉夫的合作关系是互补的,两位电影制作人都将自己的个人风格注入到电影其中。“每天早上,我俩都会在我们的想法之间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案,前提是要牢记只有正确的讲故事才能传达每个场景的情感和目的。黑白宽银幕格式,演员站在画面边缘附近,表达了焦虑,悲伤和恐惧。而摄像机的运动(包括一些长镜头),则为观众提供了一个机会去思考发生在银幕上和银幕外的事情。”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大多数镜头都是优雅而精致的构图,但偶尔也会出现手持风格的镜头,赋予了叙事以主观性,让观众更多地沉浸在20世纪原始本能的世界里。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在黑白电影中,重要的是光与影的美学构成,明与暗的节奏。现代彩色电影的惯用手法是用朦胧的雾来描绘光线,但这恰恰会破坏黑白电影的明暗对比。”

——弗拉基米尔·斯穆特尼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在没有色彩的情况下拍摄这个故事带来了许多挑战。弗拉基米尔解释道:“好的摄影需要好的光线,每天都不一样,但如果你有幸连续拍摄一部电影,就像我们一样,你会跟随图像、运动、构图、光线风格的演变,一直不停的探索和学习。在黑白电影中,重要的是光与影的美学构成,明与暗的节奏。现代彩色电影的惯用手法是用朦胧的雾来描绘光线,但这恰恰会破坏黑白电影的明暗对比”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我更喜欢深黑色的高对比度黑白摄影,但当我在森林场景中拍摄时,一切都是绿色的,士兵们穿着的军装也是绿色,它们之间没有反差。所以我使用了黄色滤镜来调亮绿色,从而增加了画面中暗部区域的对比度。我还在烧毁房屋的场景中使用了红色滤镜,得到了黑暗的天空和白云,以增强其戏剧性。而且我尽可能地使用自然光。”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在这样的光线下,男孩的肤色特别美丽。我透过窗户或茅草屋顶上的洞获得阳光,主光从不设置在房间内。我主要使用的是12K、18K的镝灯,有时也使用ARRI的 M系列灯具,还有一些反射的散射光。散射光仅用于室内日间拍摄,而且我只将它用在局部,画面中的其它部分仍保留为黑色。”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这就是摄影师弗拉基米尔选择各种经典和现代电影设备器材的宗旨,并以此将他和导演震撼人心的视觉效果带入到电影当中。



“负片我使用的是柯达伊士曼 DOUBLE-X 5222,配备了ARRICAM LT摄影机和用于手持场景拍摄的ARRIFLEX 235摄影机。此外,我们还使用Red Monstro在绿幕上拍摄特效镜头。虽然蔡司镜头几乎没有失真,并且具有非常漂亮的清晰度。但我还是选择Hawk V‑Lite Optics镜头,原因是它有自己的风格。它们会有一些变形,画面的边缘也不是那么的锐利,但是我们将这些小的技术缺陷转变成了优点。”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弗拉基米尔总结道:“与战争和战后世界的直接接触使男孩失去了灵魂。一个疯狂世界的壮丽形象为黑白电影的美丽和表现力提供了有利条件。这是我的代表作,可能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电影。”


《被涂污的鸟》工作照图片:Jan Dobrovsky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文/莝 来源/导演帮(ID:daoyanbangwx)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QHdbPG2BBxlFV0MXQDvPuw


内容由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附以原文链接

https://6pian.cn/news/6641.html

表情

添加图片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