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400-6658-928

邀请认证

你尚未认证为创作人或影视公司,认证即可享有:

全球最火现象级成人动画偶像,幕后也是如此又毒又丧!

2019-11-11 09:26发布

幕后 | 行业资讯

11月是全球剧迷丧星大联欢的日子。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他们心目中的成人偶像——没下限、又丧又污的毒鸡汤鼻祖——马男波杰克回归了!



这部无疑是近十年来,最火爆的现象级短剧,且出人意料地在国内外都受到了爆棚的口碑好评!到现在,第六季了,豆瓣从没下过9分,烂番茄新鲜度几乎全季满分!



《马男波杰克》刚在国内火起来的时候,从微博到朋友圈都是它的“金玉良言”,而剧中的马男和各种人物形象也成了不少人的头像。



究竟是什么特质,让这个长着马头的过气男星,跨越了种族与文化,成了叫好又叫座的经典形象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网友和观众们,在这部剧里找到了自己!


今天我们就跟《马男》的主创们看看波杰克的前世今生。


01
“生出”马男的“父母”
要说马男系列赢在哪儿?


首先是大家谙熟的戳心台词,然后必定是画风和角色设定。


2014年,网飞宣布,要制作一档以马、猫和狗为主角的动画剧集。


动物+动画。


不少见惯了美剧里大场面的观众都表示,谁要看这玩意儿啊?



剧集一播出,几乎立即就成了“黑色幽默”动画的殿堂级作品,整个行业都惊呆了。


动画还能这么玩的吗?



而他幕后的创作者,是一个不丧不消极就画不出好作品的艺术家Lisa Hanawalt。


▲ Lisa Hanawalt


其实马男的原型,从1994年就诞生了。


那时小学六年级的Lisa Hanawalt(以下称“丽莎”)在课堂小作文上写道:“首先,我要说的是,我喜欢马,我真的真的很喜欢马,我也很喜欢艺术,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因为画马变成名人。”


▲ Hanawalt的小作文


丽莎有多爱马呢?


她被马咬过也被马摔过,但这种既象征自由又受到束缚的动物,对她有着奇妙的吸引力。

▲她问: “妈妈,人类跟马结婚合法吗?”


微信图片_20191108114837.jpg

▲ 左:骑马时内心的样子,右:骑马时看起来的样子


高中时,丽莎结识了才华横溢且患有多动症(甚至在课堂上脱过裤子)的Raphael Bob-Waksberg(以下称“拉斐尔”)。拉斐尔在学校当剧团的导演,丽萨参演并画海报。两人正式开始了一起开脑洞,一起乱吐槽的老友人生。


到了大学,拉斐尔写故事,丽萨执笔。两人继续一起创作漫画,马男独特的人设开始在日积月累的磨练中慢慢成熟。直到登上银屏的一天。


时间快转到2011年,28岁的丽莎突然收到高中同学拉斐尔的邮件,他丢给她一句话:“忧郁的马男BoJack”,问她能不能画出来,就这样,人生的“完全反面教材”BoJack诞生了。


▲ 由于丽莎没有动画经验,BoJack的第一版角色设计是用水彩完成的


《马男波杰克》是拉斐尔的思想与丽莎的艺术结合的产物,它不仅是Netflix第一个动画剧集,也是丽莎第一次制作电视动画。


▲ 从左到右:BoJack配音演员Will Arnett,编剧Raphael Bob-Waksberg,BoJack本马,艺术指导Lisa Hanawalt


因为对马的热爱,当丽莎着手创作BoJack的时候,这个角色长什么模样、穿什么衣服,马上在她的脑海中清晰浮现。人类反倒是最难对付的角色,比如,BoJack的人类室友Todd,在定稿之前就曾遭遇许多变数。



▲ 《马男》部分角色设计


至于场景设计的部分,除了被网友反复分析的名画之外,角色的服装、房间的摆设,甚至是角落的一张小纸条,统统是值得仔细推敲的细节,丽莎希望做到即便画面暂停,也有故事可说。


▲ 宅男BoJack的一天


02
“我是个没天赋还很糟糕的艺术家”


回想起来,丽莎第一次看到《马男波杰克》的剧本就觉得这部剧太丧了。


她在创作第一季的时候,经常因为“致郁”的情节难过哭泣。看到第四季,曾经那么冷酷的BoJack妈妈患上老痴呆症,她更是揪心得不行。


▲ BoJack和他的妈妈


这世界不缺说得好听的心灵鸡汤,如果《马男波杰克》不是如同“心灵砒霜”般的存在,那可能就没有创作它的必要了。


而能创造出马男这个丧星的丽莎,本身也是一个丧星。


从小有广场恐惧症(因处在拥挤的空间而产生的焦虑症状)的她,当接到马男的项目或不能再自顾自地在工作室埋头苦干,而必须适应和别人一起工作。


最初她常常小声嘀咕完她的想法,然后就匆匆躲回她的办公室。“我不是一个好老板,我不想告诉别人应该怎么做。”直到如今第五季,她依然在学习怎么和别人打交道。



“我的创作灵感不是焦虑,就是负面情绪。”她说。


大部分艺术生在毕业后,都没能马上在画廊办展览,变成想象中的职业艺术家。丽莎也是如此,从加州搬到纽约,只能白天做着朝九晚五的“正经工作”,晚上回家再捣鼓一些网络漫画。


以下是她作品集上的一句话简介:
“我是个糟糕的艺术家!我很懒还没有天赋而且很糟糕!”

微信图片_20191108115029.jpg


▲ 公共卫生间的烦恼:没有扶手;没有厕纸;没有垃圾桶;没有马桶(啊,屁屁好凉)


▲丽莎的 "蹲厕"指南


于是她只好躲在家里,掉进拖延症和创作瓶颈交织的漩涡。


在那些低迷的日子里,她的脑子不时冒出一些悲观的想法,却没想到“悲极生乐”,其中不乏谐趣的灵光一闪。


比方说,激励人心的广告词“JUST DO IT”,到了她的笔下就变成拖拖拉拉的“DOOOO IT DO IT COME ONNNNN”(做做做啊,赶紧做!赶紧啊啊啊啊啊啊);以及升级抓狂版:“JUST FUCKING GODDAMNED DO IT AND BE FUCKING DONE WITH IT ALREADY”(快他妈去做!快他妈搞定它!你个大傻逼!)



恶搞完一个Nike明显满足不了一个已经被负面情绪侵占并且开始黑化的妹子,于是她把目标继续转向这些公司品牌:


麦当劳,把「我就喜欢」换成了「我在品尝」,请联想一下画面……


在“雪弗兰”的LOGO上加了一句:“我是个「大」男孩”(好污一妹纸……)



丽莎发现黑一黑这些大公司的设计,不仅很有意思,而且还让自己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和激励!敢情这些大公司的设计也是来自这么负面的地方嘛!


但焦虑恐惧也不是这么容易就会消失,脑洞很大丽莎又找到了一个方法。灵感源自她男朋友看到她这么消极的状态,就对她说了一番鸡汤,丽莎把这番情景画成了漫画,名为麋鹿的手指。


一匹叫做She-Moose的马特别喜欢制作粘土手指,却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不知道这有什么意义,不知道生活该何去何从。


微信图片_20191108115132.jpg

▲ “我觉得重要的事,对生活一点意义都没有,我能每天坐在家看电影做手指直到永远吗?”



微信图片_20191108115212.jpg


▲ “集中注意力好难啊,我的雕塑都很傻,我只会做一堆奇怪的手指,我到底在干嘛”


丽莎还有一个喜好。她经常正经事不做,花大把时间去看名人八卦博客,于是她决定对时尚女魔头Anna Wintour“下手”,画出了爆笑的“我听说的关于Anna Wintour的传闻”:



▲ “菜鸟员工禁止正视Anna Wintour”


▲ “她的办公室里有一个专门用来小憩的LV行李箱”


然而,画这些作品丽莎并不是为了生计或盈利,仅仅是为了宣泄情绪


因为工作的原因,丽莎搬到了洛杉矶,好莱坞的风光不如想象,她总说希望自己再工作十年,存够钱就搬走。但某种程度上,她一定爱着这个造梦的地方。


当《马男波杰克》的制作告一段落,终于可以大放三个月的假,她却担心起来,“呃,我现在应该做什么?”


丽莎找出之前零零落落画的漫画,她依然对自己不满意,甚至产生了怀疑,“天啊,这堆垃圾是什么?!”当她差点把未完成的作品扔进垃圾桶的时候,她的男友说服了她,经不住劝的她只好破罐破摔继续画下去。


微信图片_20191108115239.jpg


这部差点被她扔掉的“垃圾”,最后变成了新书《Coyote Doggirl》这本漫画几乎是丽莎自传的延续,她在迎接人生新篇章的同时,内心滋生的恐惧和脆弱,一如既往地在动物身上找到出口:


故事中的郊狼女孩天性独立我行我素,然而当她回到孤零零的房间,却发现自己无所适从,独处忽然变得不再值得骄傲,于是她试着去打破屏障,去接触外面的世界。


▲ “一个人真好啊,跟别人相处累死了”


丽莎说:
“我经常对我做的事情感到厌倦,而且很容易觉得累。换一件事做可以让我保持新鲜感,这对于创作非常重要。”


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却用绘画戳中了全球观众内心那最脆弱的部分。


去年,由丽莎和原班人马打造的新成人动画剧《鸟姐妹》上线了。


▲ 《鸟姐妹》中的Tuca


这是一部围绕两只小鸟展开的冒险动画,也是丽莎第一次写剧本,完全拥有创作话语权的她,要站上更高的位置,并不意味着要压抑敏感的情绪。


▲ 《鸟姐妹》中的Bretie


于是这部为中年“少女”画的剧集,延续了马男的一些劲爆、开车的场面,但同时丽莎也走起了轻松搞笑的路线


用她自己的话说,她不想给观众带来压力,希望大家看完这部剧都能感到心情愉快


03
团队倾力的细节最戳人


只有不寻常的团队,才能制作出不寻常的作品。


波杰克想要追求幸福,但他受伤的心灵总是要很久才能痊愈。与其欺骗观众,让观众和自己的“偶像”一起消沉,不如让大家好好享受有趣的剧本和角色。

于是在团队工作室里,工作人员用一套独特的体系和技巧,来使波杰克的正负能量保持平衡。


▲ 改动的剧本


丽莎曾透露过她对人物设计的思路:我给动物设计服装时,喜欢思考他们是哪种动物。我会用一些他们生活中喜欢的东西。


比如猫脸的卡洛琳公主裙子上画着鱼,拉布拉多犬花生酱先生短裤上有骨头。我们当时设计花生酱先生家时,在墙上画了好多屁股,因为我觉得狗狗会喜欢屁股(在狗狗的世界里,摇尾巴代表社交礼仪)。


微信图片_20191108115308.jpg

▲ T恤上写着:“继续看剧不要停”


这些暴露动物本性的情节,更奠定了《马男波杰克》的“黑色幽默”基调,通过“插科打诨”映射我们所生活的现实世界。


剧中的其他细节也堪称极致。


网上有各种不同的总结帖,比如场景各处挂的画都是致敬原作的,比如角色服装搭配都是紧跟潮流的等等。下图是马男喜爱的几种酒,在团队画设定的时候,将每一种酒的形态、姿态都呈现了出来。不得不佩服制作人员的敬业!


波杰克喜爱的各种酒


波杰克别墅户型图,面积比想象中更大,装修也更豪华。毕竟过气前波杰克是知名童星来着。


波杰克家户型图


导演也提示观众:“下次你再看《马男》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群众演员!他们没有一个人是闲着的。喝东西的人必须要喝到嘴里。餐馆的人必须在吃东西。有时没什么奇怪的,但有时又很夸张,很超现实。”


制作《马男波杰克》1~4季的动画精英们

但将手绘动漫变成一部戳人心的剧,不仅需要编剧和画师。由于动画片和真人片最大的不同在于:动画片没有表演


所以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塑造鲜明的角色形象?《马男波杰克》的幕后主创采用的方法是:通过嗓音和语调来表现人物的性格


如果你看过这部剧,可以闭上眼睛回想一下每个角色说话的腔调:


波杰克的嗓音低沉丧气;花生酱先生的嗓音明亮且充满乐观;托德的嗓音激昂向上又没心没肺;卡洛琳公主的声音里充满斗志又带着一丝沙哑。

所以就连给主角马男配音的主演Will Arnet都曾私下跟主创团队说过:


“你得给我的心理治疗付费。



马男的形象,在人们心中可能比哈姆雷特还多。有人说他毒舌,就有人说那是诚实。有人说他致郁,就有人说他治愈。


这也是这部剧真正的魅力所在,让人又爱又恨。


“马男之父”,编剧拉斐尔·鲍勃也说:“我们从没为了讨喜而设计一个角色,明智的手法是:你要更广泛更开放地去塑造一个角色,而不是广义上的好或坏,让它变得有血有肉,和观众引起共鸣才重要

这就是作为编剧的他,为什么要创作一部这么丧的剧的灵感来源。


2017年起,《马男》以一年一奖的速度,接连斩获安纳西国际动画电影节、美国编剧工会奖、美国第46届动画安妮奖等众多奖项。


然而2019年,第6季却迟迟未有播出消息,逼得马男迷们纷纷给制作方留言,但制作方一直保持缄默。直至9月末,官方才首度放出消息,第6季将于10月25日播出上季,明年1月31日播出下季,且作为最终季完结


《马男波杰克 第六季》官方正式预告


就这样,我们看着迷失沮丧的中年马大叔,事业大起大落,爱情缘聚缘散,还有他的那些朋友们,每个人都像我们一样,努力前行着。


如果你曾被马男波杰克冷到、刺到、萌到或暖到,现在只能准备好跟他拜拜了。


波杰克曾经有过这样一段经典的独白:


那时候,我总是站在高高的露台上,看着远处的好莱坞山
像站在世界之巅,却从没这么孤独过


在好莱坞,你就是能体味这种反差
就像在一个热闹的派对上,看着满屋子的人,感到既优越又孤独


微信图片_20191108115428.jpg



但主创拉斐尔觉得,这段话还应该有下半句。


“你还要看看月亮,星空。
因为快乐不需要勇气,直面苦痛才需要勇气。”


而《马男》,绝不是事不关己地劝你要勇敢。
而是在你耳边轻声说:

你比你想象中的更勇敢。



内容由作者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附以原文链接

https://www.6pian.cn/news/4938.html

表情

添加图片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